深漂版“樊胜美”蜗居床位房:月薪4600 寄回家2000

2017年05月31日 来源:大粤网

一提起“床位房”,大多数人想到的都是“脏”、“乱”、“挤”。但是对于众多低收入、或者刚来深圳打拼的深漂一族来说,他们承受不起深圳的高房价,只能蜗居在几平米的床位房里,睡着上下铺,等待着机会的降临。

一提起“床位房”,大多数人想到的都是“脏”、“乱”、“挤”。但是对于众多低收入、或者刚来深圳打拼的深漂一族来说,他们承受不起深圳的高房价,只能蜗居在几平米的床位房里,睡着上下铺,等待着机会的降临。床位房虽小,却承载着许多大梦想;住在床位房里的那些个体虽然平凡,却也正在演绎着不平凡的奋斗故事。

深漂版“樊胜美”蜗居床位房:月薪4600元寄回家2000

早上七点,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已经渐渐苏醒,开启了又一天的高速运转。阿颖也是如此。起床、洗漱、整理床铺、拾掇自己,即使住在隔断房里,她也总能将4平米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。50岁的房东对她称赞不已,“这个女孩子真的懂事,我们平时洗完菜就把水倒掉了,但她会留着,用来冲厕所。”阿颖现在一家圆通速递分店做财务,每月4600的收入,寄回家2000元,除去500元房租和生活费,每月所剩无几。她是梅州人,家里有三姊妹,她是家里的大姐,二妹在读初中,三妹在读小学。这样的家庭使得她早早地就扛起了责任。

令人吃惊的是,阿颖是96年的,今年不到21岁。阿颖回忆着两年前初来深圳的生活,满是感慨。“刚来深圳一定要有人带你,不然真的会很茫然。我当时坐个公交车都经常坐反,真是跟农村的土包子刚来到大都市一样。”阿颖大专毕业后,来到深圳,最初投奔舅舅,在工厂工作了三个月,但发现自己并不适合那里,随后又去餐厅做营业员,辗转几份工作,渐渐稳定下来。阿颖很早就进入社会打拼,如今阿颖说不清未来的具体模样,她现在只想供两个妹妹读书,直到完成学业。这让人联想到最近大热的《欢乐颂》中的樊胜美,独自在大都市打拼,支撑着家庭。

蜷缩4平米空间 只为有朝一日考上家乡的公务员

深漂版“樊胜美”蜗居床位房:月薪4100 寄回家2000

一月前,小黄搬进这个三室一厅。三室一厅里共有20张床,住着十二个女生。每间卧室12平米左右,摆了三个上下铺。

深漂版“樊胜美”蜗居床位房:月薪4100 寄回家2000

室内潮湿阴暗,甚至有墙壁已经发霉,空气不流通。床下塞满日常用品,两人共同出入都显得十分艰难,被分割的公共空间则摆放着租户们的生活用品,如桶子、盆子等,过道狭窄。

深漂版“樊胜美”蜗居床位房:月薪4100 寄回家2000

据管理员说,这里原来是两室一厅,房东为了多赚一些租金,因此将客厅隔断,多增加了一个卧室,用于出租。每天早上起来要等洗手间,出门前一定会记得锁门,晚上睡觉前继续等洗手间。小黄已经适应了这种床位房的生活。“像住在学宿舍一样,但是比大学宿舍拥挤得多,并且是和不认识的陌生人一起住。”在这个三室一厅里,人均居住面积不到6平米。但是房租便宜,每个月只需450元。

深漂版“樊胜美”蜗居床位房:月薪4100 寄回家2000

但小黄不会一直住在这里。她正在准备公务员的考试,想考回家乡陕西。“参加工作一年了,现在感觉我不会一直待在深圳,工资不高,但消费高,没法越过越好,只是为了维持生活而有份工作而已。”现在小黄还在试用期,月薪4000元。为了供自己考公务员,小黄决定搬进这里,省下一笔房租费用。虽然狭窄的空间塞下了三个人,但彼此陌生,平时并不经常交流,每个人依旧注重自己的个人空间,不会发出大的声响。如此,小黄倒也有安静的学习氛围。既然是考家乡的公务员,为什么不回家乡准备,偏要在深圳这样高消费、快节奏的地方准备?小黄叹了口气,说:“不想靠家里了,而且弟弟今年高中毕业,自己在这边工作的话,也还能寄一些钱给家里。”她调侃道,最大的感受就是,无论发生什么,只要熬一熬就过去了。

深漂11年不甘心沉沦 学技术考文凭月薪从500到5000元

2005年,初中毕业年仅16岁的小李从四川老家来到东莞一工厂打工,那时候的他月薪才300元,每天却要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11点。到深圳走亲戚时他就喜欢上了深圳,“觉得深圳就是我想来的地方”。于是2006年初,小李怀揣着梦想与期待来到深圳,然而现实却并非那么美好。初来深圳的他在观澜一个小厂谋了个差事,工资500元,做了不到3个月又跑去布吉,那几年他频繁换工作,4年间他进过差不多8家工厂,直到2010年后进入一家电子进口报关公司才相对稳定。他自己这么解释:“我是个有想法的人,所以这些年才一直折腾。”

深漂版“樊胜美”蜗居床位房:月薪4100 寄回家2000

时间推进到2015年,他觉得在当时的公司很没有发展前景,上升空间有限,不想再继续原来的生活,于是开始利用周末的时间努力学习技术,终于在2016年完成了转型,开始从事网络推广的工作,“不用体力改用脑力了。”但他仍然不满足,去年下半年报了自考本科,今年上半年又狠下心贷款一万,报了英语培训,以提升自己。“深圳速度太快了,不提升自己,怎么跟得上?”目前月薪4—5K,公司不包吃住,深圳消费高,为多省些钱出来报班学习,小李只敢在洪浪北的床位房里租了一个床位,小小的单间里住了5个人,个人的空间几乎都在床上。

深漂版“樊胜美”蜗居床位房:月薪4100 寄回家2000

小李没有想过搬离目前的床位房,他觉得“先漂着吧。”他也不担心房价问题,因为“现在深圳1平米房价就是我1年的工资。买不起,不考虑这个问题。””。纵然现实很无奈,小李的心底始终坚定地存着一个信念:“我要让自己能在深圳留下来,还有两年就30岁了,但我只要一直努力下去就一定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,哪怕现在每天啃着馒头,每天早上挤地铁,我也依旧会坚持努力下去!”

关于深漂版樊胜美,蜗居床位房,深圳房价的新闻

资讯排行榜